一枪穿心小叶团

周叶的小挂饰

【酒茨】假如酒吞和茨木互换了身体

※这只是个梗,发泄一下之前看到了却没有出的茨木新皮肤的怨念。

酒吞发现自己变成茨木,是在某个宿醉醒来的早晨。

刚醒的他觉得有点热,擦了一把汗,意外的没有摸到自己引以为豪的腹肌,低头一看,他现在被包裹得严严实实,这衣服似乎还有点厚。

什么鬼?

他一骨碌翻身下床就对上一面大铜镜,因为鬼王喜欢化身成年轻英俊的小风流去勾引女人,他的房间是有很多镜子的,以便于他能随时调整幻化出来的风骚外形。

和镜子里白发大妖的鎏金双瞳对视了片刻,那双好看的金色眼睛闪过迷茫,警惕,困惑,不解,最后终于变得清醒。他才反应过来是他变成了茨木童子,而不是茨木童子被困在镜子里面。

谁特么这么无聊,怎么看都和自己这个模样的主人脱不了干系吧。

然而紧接着他发现他想幻化成什么,都是这个模样。没错,意思就是用他的妖力也变不回去了,他没了他那头飞扬霸气的头发,凹凸有致的胸腹肌了,即使去花街勾引美女,即使红叶答应了他的追求,他也只能顶着这个白发大妖的形象去约会,想想总觉得有些微妙,这让他不禁陷入了沉思。

能让他破解不了的妖法,应该不会是那个笨蛋的手笔。

酒吞首次认真的观察这个皮相,不得不承认茨木童子其实也长得很好看,五官精致,眉如寒羽,眼角上扬,眼神中总带着一点点傲,就连头上的犄角也让整只妖变得鲜艳生动起来,罗生门之鬼的大名果然名不虚传。

鬼向来随性,不拘小节。只要看对了眼其实换了个样儿还蛮带感的,酒吞才不介意样貌这些小事。

才怪!

他第一件事就是去理发店理了个发,把发型变回原来的红色束发,顺便把犄角染得闪闪发亮,才穿着骚气夺目的新衣服走了,要不是看茨木没多少肌肉可露估计连衣服都想换回原来的。

摸惯了自己结实饱满的腹肌,这有且仅有一块的腹肌,酒吞边摸边嫌弃着。

在某些方面他还是很有追求的呢。

茨木醒来时发现,他勃起了。

男妖嘛,晨勃很正常,即使他回忆了一下发现记不清做了什么梦,但依然不妨碍他晨勃。

即使在大妖生涯中只有寥寥几次,他还是懂这代表啥的。

这身体今天似乎特别精神呢。

他戳了几下,就把仅剩的左手伸进去准备开撸,当两手握上去时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咦怎么多了一只手。

接着身后毫无征兆的突然传来一声大吼:“茨木!你想对本大爷的身体做什么?”

茨木吓得一抖,双手不小心收紧,瞬间疼得飙泪!

现在茨木童子算是搞清楚情况了,似乎发生了某种事情让他和挚友互换了什么,并且暂时变不回来。

“不愧是挚友,即使换上我的外形,还是一样霸气凛然啊!我从未发现我是如此适合红发。”

“……哼,那是自然的。”

“衣服也很能凸显挚友的帅气啊!以后这件衣服可以送我吗?”

“……”

“还有我的角和爪子,从干枯丑陋变得焕然一新了!挚友果然很好的支配了我的身体~!”

“你闭嘴!”

酒吞看着自己那张出现了亢奋痴迷神情的脸,觉得简直辣眼睛。

茨木识趣的不说话了,眼睛却偷偷瞄往铜镜,发现他控制着的果然是酒吞童子的躯体。

啊,挚友俊美绝伦的脸。

啊,挚友线条流畅的人鱼线,结实饱满的胸肌和腹肌。

啊,挚友修长的大腿,完美的身姿。

不愧是君临妖族巅峰的王者啊!现在这躯体在他的控制下!是个男妖就不能忍。

“我的挚友,现在怎办?”

“去找那个阴阳师,毕竟他开了个万事屋懂得多。”

虽然很不甘愿,酒吞想来想去还是只能是去找晴明了。

“不,我是指这个。”茨木一脸欲言又止的拉酒吞的手——他无比熟悉的鬼爪摸上很精神的那个地方。

酒吞的表情就像吃了一坨翔。

那个地方刚才被一掐已经萎靡下去,当着酒吞的面茨木童子才不会傻傻承认是看着自己的新躯体把自己看硬了。

酒吞知道自己精力旺盛,每天早晨都会来一发,可是没想到这身体换到别人身上也一样,能不能有点节操呢。

这他妈就很尴尬了,现在是应该让茨木本人去自撸现.酒吞躯体,还是他酒吞帮茨木去撸茨木版酒吞躯体?

不管哪种感觉都怪怪的。

酒吞没考虑多久,果断的把茨木推到床上,他觉得还是自己了解自己身体的需求。

权当自渎。

而且而且,很不想承认的是,这个身体好像很想摸上、贴上自己的旧身体,酒吞仿佛看到一扇大门在他面前缓缓打开。

门里绝对是终极!!

房内很快响起愉悦的呻吟,门外的帚神自觉的跑到很远的地方去扫地。

大江山今天的头号新闻,是二当家终于忍不住把大当家扑倒了,虽然开始是二当家主动,但似乎结局很完美很可喜可贺,因为大家都看见他们大王出来时一脸餍足,对二当家言听计从,反观二当家一脸冷漠,越来越有女王的气势,不禁对二当家敬佩又多了几分。

【酒茨】 当时惘然(下)

请打卡悄悄来。
终于次到茨木小天使辣(*´艸`*)然而我的SSR在哪里??

微博链接:戳这里

不知那棵树修炼成精后有何感想

【酒茨】 当时惘然(中)

国庆没有SSR,SR是个位数,大概是没让这两只搞上的原因。

感觉这里的酒吞是个纠结文艺boy,能不能干脆点上啦?

        那个小插曲就像滴水之于江海,并没有对两个大妖修炼生涯造成影响。只不过酒吞是彻底遗忘,茨木是全无印象。

        如今尘封的记忆掀开,酒吞不禁好奇,如果那个单纯崇拜实力,奉他为明灯的家伙,知道他曾经有过这样的念头,不知会怎样,还能跟着陪他喝酒,自称挚友吗?

 
        烦死了,明明是个什么都没搞懂,自以为是的家伙。照理说,烦人的家伙不在,该觉得解脱才是,他可以用全部时间在醉梦中思念红叶。

 
        然而突然间发现堕落的空虚,颓废的尽头,若是没有好友的陪伴,喝酒就只是单纯的喝酒,连喝醉都算不上。

 
        原来习惯是这么可怕。

 
        还是先去找酒喝好了。

 
        他舒展了一下因为醉躺变得慵懒僵硬的身体,眼中划出酒醒后的锋芒。

 
        那边小妖还在讨论茨木的失踪是否关系背叛,便感受到一股汹涌滂湃的妖气威压,像潮水一般瞬间淹没他们,在这样的气场下他们只能瑟瑟发抖。

 
        如此强大的气场,只能是他们的王!他们都心生恐惧,觉得背后说妖王闲话要完蛋。

 
        还好酒吞只是扫他们一眼,便消失了。

 
        阴阳师的素洁典雅的庭院里,有枝叶茂盛的枫树,树下优雅高贵的阴阳师在案上画符。

        他紧张的盯着召唤阵,一旁的白色狐狸为了缓解气氛说:“小白感觉这次会成功,因为小白已经感受到一股强大的能量啦!”

        然而一条扫帚从召唤阵冒出,狐狸傻眼了。

        “傻狗,能量是从门那边传来的。”年轻贵族毫不客气的嘲笑。

 
        “小白不是狗!是狐狸!”

        “哎呀,真是罕见的客人,酒吞童子先生又是来找红叶的吗?我以为你们之前已经说清楚了。”

        酒吞童子从大门闯进来,带着倨傲的神情环视众人,只在红叶身上稍稍停留,便落在调笑他的八百比丘尼身上。

        忍住看到红叶就对冒起晴明的火气,酒吞转向比丘尼:“本大爷是来找你的,茨木那家伙在哪里?”

 
        巫女大人一脸惊讶语气无辜:“茨木童子的行踪我怎会知道呢?他不是一向在你身边吗?再说,你不会跟踪到他的妖气吗?当初他可是跟着你的灵气找到你的。”

 
        “本大爷跟着妖气一路到京城,就被各种人为的灵气干扰了,晴明,这是否又是和你有关的阴谋。”

 
        八百比丘尼说的倒是事实,只是这看破一切的微笑让酒吞略微不爽,感觉安倍晴明身边都是莫名其妙的怪胎。

        他身上迸发出狂气,直接动手:“不说吗?那就按我们的规矩了!”

 
        从晴明居所出来,酒吞直奔比丘尼占卜出来的地点,果然看到了在红枫树下入睡的茨木童子。

        那平日里神采奕奕的双眸紧闭,总是张扬高傲的脸变得柔和,一旁的清逸出尘的女子跪坐在他身边,茨木就枕在她膝上,女子含情脉脉注视着他。

 
        酒吞不禁想起方才比丘尼的问题:“如此急着找茨木童子干什么呢?”

 
        “喝酒。”

 
        “呵呵呵,你该不会以为,茨木童子先生能一辈子陪你喝酒吧?”

 
        比丘尼不等他回话接着道:“正如你迷恋红叶那样,茨木童子先生也会遇上自己喜欢的人,和她在一起。他现在正和喜欢他的女子培养感情,你确定要去打扰他吗?”

        “哎呀,要是没要紧事,让他好好约会嘛,偶尔可以来找我们一起喝酒啊。”

 
        他和那女人约会,自己是早就知道了的。却还是忍不住来看看,是想证实什么?

 
        他发现他虽然迷恋红叶,虽然心中难受,仍然可以接受红叶拒绝自己,只是如同看繁星一样远远看她闪耀,沉溺酒乡。但若是茨木不再烦着他,不再陪他饮酒,不再晃荡着兴致勃勃的神情……

        酒吞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一时间蚀骨的孤寂蔓延全身,心灵似被挖了个巨大的空洞,黑暗从中弥漫而出。

        那样又是如同千百年前般的索然无味。

        茨木要离开他吗?

        茨木要离开他?!

        他不允许!!

        烧红的双眸看到的一切都是血色,他并没有发觉,看到面前的和谐画面,此时他想杀了那女人的心情和当初茨木想杀了红叶并无二致。

        就在这时,茨木突然睁眼,鬼爪精准的抓住要点往他眉心的梅妖的手。

        “哼,真以为吾就这样中计吗?在食梦貘出现时吾便察觉了,只是想看看汝的计谋。”

        梅妖并非梅妖,而是魅妖,让人心中心魔滋生,达到控制他们的一种邪祟。

 

        在那个精致的庭院,晴明纸扇轻轻击掌,对比丘尼的恶趣味不太赞同:“魅妖的最终目标是酒吞童子,你该告诉他事实,让他做好防备。”

        比丘尼笑得依然一脸狡黠:“魅妖的事我已经告诉过茨木童子了,心魔由心而生,若是没有,也不能无中生有,若是有就要正视它,我只是想看看他们俩的结局是怎样的呢。”

        魅妖的容貌立刻从清纯多情幻化回本体的魅惑妖艳,冷不丁的亲向茨木。
 

        茨木冷笑着推开靠近的魅妖:“汝就只会这些雕虫小技?还有何计谋,没有就滚开。”

        他手中的黑炎亮起,刚想动手,魅妖就尖叫一声碎成几片,接着他面前就出现酒吞完美无缺的脸,绽开一个极其危险的微笑,然后伸手来抓他。

 
        茨木眼睛一亮,堪堪侧头避过。的确是酒吞的容貌,的确是他矫健的身姿,周围充斥着独属于挚友的强大瘴气,然而太巧合,茨木还是不禁怀疑这是魅妖的另一种手段,扮做他的挚友真是太可恶了。

 
        他的挚友不是应该在醉生梦死,被该死的女人和酒迷失心智了吗?怎么可能出现在此时此地?

 
        这样的酒吞,简直就像当初巅峰时期的酒吞童子,冷漠而残酷。

 
        但茨木还是愤怒的,因为对方是扮成他心里唯一承认的好友,他冷笑着一个地狱之手抓下去:“受死吧!杂碎!”

        如同第一次交锋那般,酒吞从烟雾后出现,毫发未伤。

        确认不是幻术,面对眼前的妖,茨木兴奋得有点儿发抖:“吾友!你终于甩开那女人的阴影,找回昔日的霸气,肯与我一战了吗?”

        回应他的是酒吞童子更激烈的进攻,仿佛誓要把他生擒到手。两个大妖迸发出强大的妖气,平安京上瞬间风云色变,人人自危。

        茨木童子的黑炎覆盖面很广,然而酒吞似乎不怎么怕这种瘴气,反倒是茨木被酒吞爆发的狂气打得节节败退。
 

        几十个来回后,茨木还是略逊一筹,被打倒在树下。

        “不愧是吾友,吾输了。”虽然输了,茨木还是一脸愉悦和欣喜,为好友的重生。

        但对酒吞来说,打败他并不是结束,只是开始。他抓着茨木的手,结实的胸膛压制着茨木的身躯。

        “听好了,这可不是什么控制妖力。”说完便用力吻下去。

【酒茨】 当时惘然(上)

微博:戳这里


听说产量能出SSR,昨天连抽二十发只有3SR的我心好疼,我想要酒茨CP!悄悄开车了,之前发的被和谐了重发_(:зゝ∠)_


“茨木大人,如果不介意,请尝一下妾身做的梅子酒。”明月清辉,光秃秃的枝干下,美丽的梅妖正对白发鬼将倾诉衷肠,“我……我喜欢你。”


这位梅妖姐姐姿容清丽脱俗,衣着淡雅,目光潋滟,语气温软,虽不及艳红如枫的户隐鬼女,但也是另一种冬雪初霁、生机勃发的风情。而她面前的白发鬼将容貌俊秀,精壮的身躯穿上铠甲后更显英挺,两人站在一起意外的相称。


如果不是他一脸淡漠的话。


事实上茨木童子在发呆,一直在想着如何能让他的好友振作,变回昔日的妖界王者,基本上没听到美丽女妖的话,只有听到某个词时让他心中一动。


喜欢么?就像酒吞对红叶的感情?到底是怎样一种感情,能让如此强大的挚友行尸走肉,靠醉酒度日,醉生梦死?


他一直不能理解,并鄙夷这种感情,因为红叶对酒吞的影响,他认为这是对挚友的阻碍,因此不止一次和酒吞发生争执。


或许他可以试着了解一下。


然后才能想出让挚友重回妖界巅峰的方法。


默许的同时,他并没有拒绝梅妖的靠近,也没有拒绝她过来的小礼物。


这一切落入了在树上醉酒的酒吞童子的眼中。


在他们走后,酒吞把隐匿自身的结界撤掉,拼命灌酒。


恍惚中,酒吞只看到茨木和美女言笑晏晏,携手离开,不禁想茨木这家伙,竟然也有女人约,而且在本大爷失恋的时候。


酒吞不爽了,觉得今夜酒和明月都不能填满心中的孤寂,他倾斜酒葫芦,让带着醇香的酒液洒落一地。


伤心的人是怎样都喝不醉的。


酒吞是在第十天后才觉出不自在,那个即使大战数天被他打得伤痕累累,抑或任务失败断臂而归,抑或和他就红叶问题不欢而散的人,过不了两天都会兴致高昂的回来陪他喝酒,顺便说一下最近的见闻,顺便说些引人遐想的恭维,从来没有失踪过这么久。


茨木童子的行踪,他还是偶然间从小妖口中听到。


“听说了吗,茨木大人最近和一只女妖好上了,好久不见大人了。”


“是美丽的梅妖吗?真羡慕茨木大人啊。”


“啊啦,该羡慕那女妖才对,茨木大人就如同平安京上的明月,是仅次于酒吞大人的天人之姿,能和茨木大人站在一起都是她的福气。”


“那是几天前的事情了,前几天我看到和茨木大人一起的是那个不老不死的人间女子?”


梅妖,是整个大江山唯几个拒绝他的女妖,酒吞半眯起深邃的双眸回忆。


他不知道,在女妖怪眼中茨木是如此受欢迎,竟比风华绝代的他不遑多让。想起茨木他只想到他的聒噪,他是长什么样的?


一头白发,容貌姣好,傲然的气度,鎏金带紫的双眸每次见到他散发出熠熠光辉。


平安京上的明月,天人之姿……么?


被酒精糊住的思绪渐渐聚拢,他想起茨木那带着妖鳞的俊美脸庞,一头柔软的白发,精壮有劲的紧致肌肤……


思绪一窒,为什么这么清楚?他接触过吗?


他接触过。


那是被封印的记忆,此时一旦触及,像决堤的潮水汩汩涌出。


那是很久之前,捡回茨木不知道多少时日,听说他修炼大成,在大江山挑得妖怪见了都避着走,酒吞本来懒得管,但某一天还是被他遇上了。


“那边的,过来!”


那时的茨木刚好手撕了一只小妖,他舔着手上的鲜血,一见酒吞,表情甚是愉悦兴奋的朝他喊。


酒吞妖气太过强大,天生四溢的妖气似乎无时无刻在给对手下马威。这是个危险的和强大的男人——茨木警觉起来,但也激起了他的狂热斗志。


酒吞无视他,转身就走。


“对不听话的人,吾会用力量让他听话。”


以这个宣言作为开端,茨木凝聚起妖力,朝酒吞拍下,却不曾如往常一样见到倒下的躯体,酒吞依然屹立,红色的发随着妖力四下乱舞,很是耀眼。


他们打了一天一夜,这一片森林被摧残得片叶不留。酒吞难得妖力全开,把茨木压制得毫无还手之力。


然后,酣畅淋漓的战斗后,被打趴下的茨木满足了,一恢复气力就开始和酒吞抢酒喝,并自来熟的称兄道弟。


“吾名茨木,你就是大江山王酒吞童子?吾承认你的实力!但吾还会更强,日后再战!”


酒吞哼了一声,肆意的解散汗湿的红发,自顾自喝酒,并不想理他。要是不服他不介意再打一次,妖界向来是谁拳头硬谁说了算。


第一次喝酒,自然喝不过酒鬼,喝趴下的茨木仍然兴奋的说:“妖界正缺一个统领者,统治妖族,和那群阴阳师,贵族武士抗衡。你正是吾寻找的明灯。”


“吾友啊,吾会追随你左右,见证你站在妖族巅峰,请随意支配吾吧!”


-----------------------------和谐---------------------------


……但酒吞第一次觉得,不是你情我愿的关系,他不想要。

【全职/周叶】梦的延伸

*我也来玩wwww

*如果觉得OOC一定是你的错觉(X)

*逻辑已死,工科生文笔请见谅_(:3 」∠ )_


全明星周末第一天,在叶修接受七位新秀挑战,留下了一场闹剧后散场。

职业选手的退场通道,不少选手都挤到叶修身边,或吐槽或叙旧着。作为活跃在荣耀十年的人,虽然赛场上略为嘲讽,平时人缘还是不低,看他身边围着的圈子比其他人都厚就知道。这时他竟然也像游戏里拿着君莫笑一样,对各人的挑拨都覆盖得很好。

“叶修叶修,我们回去PKPK,今天看了你们对战我又想到几种对付散人的方法……”

“拜托,哥今天都打了七回了,你就放过老人家吧。”

“你妹的,又不是七场,你还GG了,而且就算打了七场也是小意思吧,再说你也不老,你别跑!”

“哟,凤爪是你们那的名菜啊,你可要多吃,以形补形。”转头对正在介绍G市美食的喻文州回应。

“呵呵……”喻队脸色发黑地微笑着。

“我说老韩,你就不能换一张脸,亏张新杰忍了你十年!!”

“滚!”

“…………”

前面聊得一团火热的一群人没有发现在后面默默跟着个枪王大大,此时他呆呆的看着那个在大家炮轰下还能左右逢源,一一还击的人,有点蔫蔫的,偏偏能善于察言观色的副队和轮回众人不知道跑到了哪里。

很想挤过去,可是过去之后又能做什么?即使有再多话想说,被前辈懒洋洋的目光一看,就什么都说不出,只会让气氛瞬间冷下来……

荣耀的现任第一人,今天依然因为没点聊天技能烦恼着,失落着。

 

 

晚上,周泽楷做了一个梦。

他梦到自己洗点了,把说话的技能点狠狠的点了一番。梦里他约了叶修一起吃早餐,叶修以为他心里有事,主动八卦起来。

“小周,今天难得不沉默了,是终于有心事想找哥倾诉了吗?”

周泽楷抬起头,脸红红的却还是坚定的看着叶修,他想了想,认真的问:“如果有一个据说长得不错,很老实,收入稳定的人很喜欢前辈,前辈接受吗?

叶修看了他半晌,看得他更加害羞,头快要垂到碗里了,才摸出一支烟点燃,缓缓的吐了一个烟圈说:“小周太帅,有很多粉丝喜欢可以理解。不过样貌和收入不是感情的基础吧,关键是她和你有一样的爱好吗?荣耀打得好吗?”

默默地把get到的在前辈眼里荣耀>样貌+性格+收入记在心里,周泽楷握了下拳:“很喜欢荣耀,打得好。”

“哦。”叶修无语,吸了几口烟,“那可以先处一下。”

那一瞬间,周泽楷的背景出现了众多小花,勾人的双眼变得闪亮:“前辈,也接受吗?”

“荣耀打得好的我都喜欢啊,我怎样就无所谓吧,关键这不是你的事呢吗。”叶修心不在焉的敷衍着。

“很重要,因为是我喜欢前辈……”

“哦,嗯?”叶修回过神,眼神变得深刻起来,意味深长的看着他,“有进步,学会开玩笑了哈。”

“不是玩笑,前辈,一直,很喜欢。”拉起叶修放在桌上的手,那乖巧认真的模样儿配着那双充满期待的星眸就让人不忍拒绝。

“前辈的回答?”

“哥可是男的,你确定?”脸上恢复了懒洋洋的笑。

“不是感情的基础,关键是荣耀打得好。”

“小周你……心变脏了。”

要说之前周泽楷只是行动力强,言语无障碍的枪王更咄咄逼人了,宛如蛰伏许久的王者,一旦出手就要把对手逼得无路可退,只能进入他预定的陷阱。

“前辈也喜欢我。”说的是肯定句,细心的周泽楷发现了前面他说接受某人时,叶修有明显的纠结。

“是啊是啊,我可喜欢你了,帅气老实荣耀打得很好的枪王大大。”被发现了,藏着掖着可不是叶修的本性。不过看到喜形于色的周泽楷,冷不丁的补上一句“那你考虑清楚了,哥的要求可是很高的,要帮兴欣抢到100个BOSS,还要这个赛季打败我们才可以。”

周泽楷心里乐开了花,直接无视掉后面的条件,捧着叶修的手,像获得了世上最珍贵的珍宝,幸福的亲亲蹭蹭。

 

 

周泽楷醒了,原来这一切只是梦,一切都没变,他没有变得能说会道,叶修也没有答应和他交往。

不过心态上还是有了变化,如果说为什么,就连梦里打动前辈的也是那个最原始的他不是么。

不会说,那就去做,这本来就是他该有的风格!!

眼中带着坚定光芒的枪王出门往叶修的房间走去,不远处遇到迎面走来的叶修,对方笑笑随口问:“去早餐?”

“嗯……一起?”

“走。”

一切就像一个轮回而已。